腐汝_花村機鋪老闆娘
bz(亞服):花村機鋪老闆娘
有空找我玩吧(๑•̀ㅁ•́ฅ)
偶然會負面情緒爆炸,不過現在除了笑就什麼也表達不到了。所以每天也是治癒的一天,真好。(๑•̀ᄇ•́)و ✧
瘋狂改名:機鋪已休業中>花村的機鋪又被征用了>花村機鋪老闆娘
2018-04-15

假如謊言會在身上留下疤痕的話?

LotsOfDragons在Reddit上的一個梗,然後TW的好色龍大大把他翻譯過來

傳送門


這是一個只要說謊,說謊的人就會得一個疤痕的世界。

私設:

1.這類傷口看起來像撕裂傷

2.越不符合事實,傷口越深

3.重覆一個謊言會加深傷口,即使已經癒合了

超人表面正直得像個不會說謊的童子軍,事實上他身上佈滿微小的割痕。它們並不深,如被白紙割開的切口,短幼的白痕刻在後背。他不曾懷着惡意去欺騙人,只是要隱瞞超級英雄這個身份就必須說謊。

初出道的時候說得最多。

「Lois,我把文件留在家,我得回去拿過來,對不起。」

「抱歉啊,我的記者証沒帶,我回家一趟。」

不過後來我們的小記者開始會找漏洞,他特意把某健身中心的會員証留在家,這樣他說自己沒帶証件時,也不算是說謊。(Clark:我沒說明是哪個証件(滑稽))

雖說超人也會受傷,但在太陽下他的治癒能力不會令疤痕留在皮膚上,可以說他的傷疤全是說謊而成的。

超人第一次遇上蝙蝠俠,過程不怎麼愉快(見最佳拍擋)。他用Xray看穿對方真面目時,最吃驚的不是一個花花公子竟然是個暴力義警,而是對方身上的疤痕。各種深淺長短不一的疤痕縱橫交錯,它們扭曲、醜陋、猙獰、深刻,滿佈他頸下的皮膚。

這是他一生人第一次見到這麽…傷痕累累的人。超人沒法想像到底一個人要說了多少的謊,一個謊言要重覆多少次,才能換來這份刻印。一個人到底為了什麼,願意忍受肌膚一次又一次裂開的痛楚,願意去承受這種黥刑。

外界認為Bruce身上的痕疤是由欺騙女生的甜言蜜語造成,但相處一段時間後,只有超人知道絕大部份的傷疤其實是一次又一次的惡戰留下來的。Bruce本人不是特別在意,倒不如說這個誤會更容易對外解釋。但超人不忍心看着高譚的守護者背負污名,所以常常跑來幫蝙蝠俠,出任務也總是護着他。

Bruce對於被人處處呵護似的十分不滿,但內心也是很感謝他的幫忙。不過傲嬌嘛,總是對超人說些口不對心的話。每次都會多幾道淺淺的傷口,超人都看在眼裡。

「我真的很討厭你的自把自…」

「不要說話。」超人抱住蝙蝠俠,他的指尖碰到有點濕潤的布料。「辛苦了。」

「你…唉…」快出口的句子卡在喉嚨,超人的好意蝙蝠俠哪會不懂。看着他心疼的眼神,自己也不好意思罵他了。

於是每次蝙蝠俠想要傲嬌罵人時,超人都會從後抱住蝙蝠俠,後者也下了氣。所以超人總是被聯盟裡的人笑稱做「蝙蝠俠的冷卻劑」

-----(算甜對吧,但我性格可不是會就這樣結束哦~)----

這場戰爭他們處於劣勢。源源不絕的敵人衝去他們,長時間的戰爭已令他們筋疲力盡。他們必需破壞敵艦的核心才可以令生產系統停止,但過於大量的敵人令他們寸步難行。

不能再在這裡浪費時間,在蝙蝠俠的指示下他們賭了一把,但能攻進到敵艦的只有三個人。

裡面的敵人沒有減少,好不容易三人才到達控制室,這裡能開啟通往核心的通道,但必需有一個人持續操作控制台才能保持它開啟。

「我留下來吧。」蝙蝠俠已開始駭進系統,通往核心的重重大門逐道開啟。

「我們不能留下你一個人。」Clark清掉房裡最後一隻小兵,但控制室門外仍有一大堆。「我留下來保護你。」

「核心內部應該會有大量敵人把守,必需由你們兩個戰鬥力最高的去解決。」蝙蝠俠冷淡地拒絕這個建議,「快點解決掉,這道門應該可以撐一段時間。」門外傳來大量的槍聲,儘管外星的材質看似堅硬無備,但沒人知道它能堅持多久。「快去!」

「我們會盡快解法,堅持住。」他們不應該再磋跎時間,Diana和Clark立馬飛向核心所在之處。蝙蝠俠的決定永遠不會出錯的,他們如此相信着。

穿過長長的走廊,把路上的敵人逐個擊倒,他們找到了核心,破壞了它。隨着爆炸所有敵人都應聲而倒,他們不敢浪費時間,應該趕得切回去救蝙蝠俠。

事與願違,回到控制室,大門已經被破壞。房裡的敵人都倒下了,但蝙蝠俠也倒在地上,只有左手死死的按在控制台上。

「Bruce!」Clark衝上前抱着失去意識的蝙蝠俠。他破爛不堪的制服浸滿鮮血,身上多處中彈,此時他瞄到一道不是新鮮、參差不齊的傷口。不是槍傷不是抓傷。那道門跟本堅持不了多久!

「咳…咳…」Bruce虛弱地咳嗽,他吃力地睜開眼:「核…心…」

「已經破壞了,一切都結束了!」Clark能感受到鮮血不斷從他指間流走,懷裡的人逐漸變冷:「堅持住,出到去就能療傷了。」

Clark立即抱起Bruce準備飛出去,但這一動讓傷勢加劇,Bruce立馬吐出一大口鮮血。

「Bruce!」這口鮮血把胸部的標誌染得更紅,Clark停下來,一面不知所措。他能感覺到心跳逐漸加快、變弱,但卻無法阻止一切惡化下去。不久前阻止了一場危機的雙手如今在不斷顫抖。他能擋下一發子彈,他能抬起一座飛機,卻無法阻止鮮血湧出,強烈的無力感壓得他透不過氣。

「沒事的,你會沒事的。」Clark不斷重覆道,背後出現了一道撕裂傷,越來越深。他接近絕望地哀求着。「所以…求你堅持住…」

地上的血泊已經減慢擴大的速度,Bruce的心跳開始難以聽清。「沒事的」三個字看似簡單但他也沒法再說出口…

「我喜歡你。」他把一直以來收在心底的話說出口,第一次,但沒人會希望是最後一次。眼淚落到蒼白的臉上,和血漬混合在一起。他抱得更緊,讓自己貼近懷中的人,低聲說道:「我喜歡你。」

話音剛落,Bruce乾澀的嘴唇動了一下,欲言又止。放大的瞳孔已經無法對焦,但還是看得出它們沒有看着Clark。他用盡全力深呼吸一口,吃力地吐出幾隻字。

我、討、厭、你。

一道深得見骨的傷口出現在Bruce的胸膛上,滲出所剩無幾的鮮血。

「我知道。」Clark握着無力地垂下的手,「我一直到知道。」

一個苦澀的吻落在冰冷的唇上。



评论(3)
热度(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