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汝_花村機鋪老闆娘
bz(亞服):花村機鋪老闆娘
有空找我玩吧(๑•̀ㅁ•́ฅ)
偶然會負面情緒爆炸,不過現在除了笑就什麼也表達不到了。所以每天也是治癒的一天,真好。(๑•̀ᄇ•́)و ✧
瘋狂改名:機鋪已休業中>花村的機鋪又被征用了>花村機鋪老闆娘
2018-04-21

以前的腦洞的補圖:傳送門

嘛,稍微在這裡也重放一下修改版吧

泡憶症

每當病者想念起自己最為重視的亡者,他會吐出一個個肥皂泡。

雖然不會影響身體狀況,但每個氣泡都代表和亡者的回憶,大小隨着其重要性改變。每吐出一個肥皂泡,患者會逐點忘記關於亡者的一點一滴。

當亡者的存在完全被遺忘了,病也會痊癒。

謊糖病:每一次說謊患者便會吐出一粒小小的金平糖,味道隨當時謊話的性質改變。但因為糖是用身體的營養所造,所以要補魔(?!)

亂七八糟的設定:玩笑的謊言:水果味 善意的謊言:梅子味 應付而說的謊言:汽水味 傲嬌的謊言:牛奶味


前文提要請往傳送門。

-------------------------------

一個個肥皂泡飄浮於空中,這種遊樂場常見的東西出現在墓園顯得格格不入,但這不是一個孩子的淘皮行為。他病了,一個會不斷吐出肥皂泡的病。

他跪在一個墓碑前,這個石碑還未經風雨催殘,上面的刻字還清晰可見。

「Bruce Wayne」

他是一個怎麼樣的人?花花公子、富豪、慈善家…新聞雜誌都是這樣評論他。但他知道,Bruce的評價不只這樣…

他是…他是…他是怎麼樣的人…

從肥皂泡的光影他彷彿看到一段段回憶,只屬於他們兩人的時光,他的愛人的倒影。他伸手想要抓住它們,但手指一碰,這些脆弱的球體就破掉﹐化為水沫滲入草地。

眼淚一滴一滴落在草地上,如放走了氫汽球的孩子,他失去極為重要的東西而落淚,但可笑的是連失去了什麼也說不出。

他想要留住這些記憶,他用手掩住嘴巴,緊咬下唇不讓自己開口。腥味於口腔蔓延,但眼前不斷湧現的彩球在嘲笑他的徒勞無功。每當他想要努力回想起「Bruce」這個人的點滴,口中冒出大小不一的肥皂泡,它們從指間溜走,再於空中破滅不見。

腦海中黑色的背影逐漸模糊,唯一還能記清的只剩下口中淡淡的梅子味。他們之間的羈絆,如沙漏逐點流逝,而他只能眼睜睜的看着這一切發生。

「轟!」一記重拳打在地上,這雙手能把敵人打飛百米外,能抬起噸重的飛機,卻抓不住一個肥皂泡。他被賜予超級力量,超級速度,各種超能力,但這點小事也做不到。

如果這個世界真的有神明,那請告求訴他,他們為了他人付出了這麽多,為什麼還要帶走一個英雄的生命。他不曾祈求這個殘酷的世界會回報什麼,但為什麼在奪走完他的愛人後,連剩下的,証明過他們相愛過的回憶也要抹殺掉?

忘卻了的記憶越來越多,腦海中的黑影已經失去輪廓。

不要…他本能地用手堵住口部,但眼前的肥皂泡不見減少反而變多了,視線都被大量的氣泡擋住了。

拜託…他伸手想要抓住這些氣泡,但撈得空無一物。他不知道它們代表什麼,只知道它們十分重要。

空中的肥皂泡都爆掉了,只剩下一個。

求求祢…不要把最後的…

但未等到他的指尖觸碰到,最後一個的肥皂泡破裂掉,化為水滴飛散空中。如此同時口中的酸澀也消散不覺了。

後記一

「Clack Kent,明天是Bruce Wayne的公開葬禮,你和Lois去跟進下吧。」

「好的,總編。但是…」

Bruce Wayne是誰?

後記二

Cn:看着也覺得可憐,也許你應該幫他解咒,或者一開始就別下咒。

Zt:這是Bruce的要求,我和他約好了的。

Nw:但他不會覺得可惜嗎?他們相愛了這麽多年。

Af:正因如此,少爺才寧願被遺忘,也不希望Mr Kent被拴在他們的過去,無法向前。

Cn:無情得可怕。

後記三

「多謝你幫我大掃除。」

「不用謝,把這當作你陪我加班的報酬吧。話說這瓶金平糖我可以拿一粒嗎?之前去日本買的都吃光了。」

「可以啊,但是我不記得這瓶是什麼時候買的了,但應該不是公幹時買的。」

「什麼?!不會過期了吧?!」

「保險起見還是不要吃了,等等我把它和其他雜物清掉。如果你真的想吃,我可以託一個朋友買。」

「thank you~」

-------------------------------

算是有糖吧,字面上(笑)

畫得有點草,寫得有點隨便,嘛,算是心血來潮想填一下舊坑的產物


评论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