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汝_花村機鋪老闆娘
bz(亞服):花村機鋪老闆娘
有空找我玩吧(๑•̀ㅁ•́ฅ)
偶然會負面情緒爆炸,不過現在除了笑就什麼也表達不到了。所以每天也是治癒的一天,真好。(๑•̀ᄇ•́)و ✧
瘋狂改名:機鋪已休業中>花村的機鋪又被征用了>花村機鋪老闆娘
2016-01-08

不义聯盟-reprobate hero- 1

警告:主角死有.不太虐也不太甜

快一個月了,電子時鐘告訴他,Batman已經有差不多29天沒來了。過去 Batman再忙於重建高譚和大都會,又或者和新攻府處理戰後事務,他都很熱心的每天來這個囚禁着其手下敗將的囚房,噓寒問暖,夾雜些勸說自己改邪歸正什麼的。除了某幾次他受傷了,而少來了幾天。

他從未試過消失這麽長時間,是不是受了重傷?

Kal得承認自己是為一位曾是拍檔的敵人而輾轉反側一段時間,只是他不肯定是擔心、憤怒、不安還是其他感情令他心煩不已。

就算能力被削弱,但超級感觀沒有多大的影響,以往他只要集中精神,還是能聽到特定某人的心跳。

他記住了他的節拍,但不知何起,不管多聚精會神,他還是聽不到蝙蝠俠的心跳。

.

Kal第八次翻閱手上的書籍,這是Batman上次來時給他解悶的。他一開始是拒絕接受施捨,耐何24小時都困在一個除了簡單家俱就什麼也沒有的牢房,他開始閱讀來自韋恩書房的讀物。

這次是本希臘神話合集,有篇是關於一個名為薛西弗斯的國王被天神所罰,被迫必須把一塊大石推上山才能得解脫,然而有魔力的石頭會在將到山頂之際自動滾下來。可憐的男人只好不斷看着自己功虧一簣,但他又會再次為自由而做着徒勞無功的事,真是個可悲又愚蠢的故事。

.

看完該章後,正當他打算合上書本,熟悉的黑影在暗處走出來。

Bat?話句被硬生生的咽回喉嚨,對方的確是蝙蝠俠,但盔甲上的構造顏色和所認識的人有所差別,可他並非對它沒有任何印象:「復製品?」

「正確來說是來自另一個平行宇宙。」異界人用一樣低沉的聲線說話:「我有問…」

話未完,一道傳送門憑空出現,鮮艷的紅影已高速從中衝出來,Kal還沒來得及反應,伴隨玻璃碎裂的聲音,在剎那間他被一拳打飛,整個人狠狠撞在牆上。

一聲震耳的怒吼貫穿耳膜:「你對這世界的蝙蝠俠做過些什麼!」

.

「Superman!」異界的Batman跑上前想要拉住同為異界的Superman,阻止再追打。「我叫你留在那邊的!」

「這件事不能再等了。」Superman用開他,他揪起Kal的衣領,雙手震抖不斷,彷彿隨時不受控制便再次攻撃:「我在問你一次,你對蝙蝠俠做過了些什麼事?心靈控制?!威脅?!」

「我.沒.有!」Kal加重語氣的回吼,被擊中的腹部應該沒有內出血,但火辣的痛楚從後背和受擊處蔓延開去。天殺的紅太陽,但也多虧這點,對方也出不了全力。還有天殺的復製品,他的口吻根本是一口咬定自己犯事了,誣蔑自己清白。

握緊的拳頭再次舉起,但在揮動前被batman拉住,「他應該不知道的,不要浪費時間在他身上。」「我去和負責人安排一個新牢房,等等我到韋恩莊園一趟,我回來前別輕舉妄動。」他對兩個氪星人說。

Superman放下Kal,但敵意從不消散。

也許是出於好奇,但更多的應該是擔憂,Kal開口問:「發生什麼事?」

Batman停下腳步,雖然看不到頭盔下的表情,Kal還是清楚他是再沉思。

「這世界的Bruce Wayne,上兩週起到了不同的平行宇宙…去獵殺小丑。」

.
一個月前

「Superman,我和政府交涉過,如果你真心侮改反省過,願意幫助新政府,你可以離開這個牢房。」

「然後被囚禁在韋恩莊園,還是另一間監獄?」背着自己躺在床上Kal懶洋洋的說,長久的紅太陽光線使往日那壯健的身軀變得略為瘦削。

「你仍然戴罪於身…」

「省點吧Bruce Wayne!」Kal猛然坐起來,雙手重擊於床邊的牆上,雖沒能打出一道裂痕,但足以引起房內的空氣震動。他緩緩轉過頭,憤怒的眼神直直投向來訪者,冰凍吐息化成文字攻擊着聽者:「別一副朋友貌的跟我說話,是天殺的誰把我弄進這鬼地方。」

Bruce保持着他的目無表情,他多少也預計到這結果:「看來我們沒有談下去的必要。」

「我也他媽的不想見到你。」

「那再見了,超人。」

沒有禮貌上的回應,只有彷彿要射穿身體的怒視。

.

「我詛咒你,Bruce Wayne。」之後的短短三小時,事情的發展簡直是迂回曲折。

一個曾效命於獨裁政府的魔法師逃獄,並拹持一棟大樓的住客作人質。Bruce接報後潛入大樓並制伏了逃犯,卻被對方突然施放的小火球擦傷而被他掙脫。

他有4個方案能短時間內再次制服他,但他算漏了警官帶着部隊突入並對着法師以亂槍掃射的可能性,明明他要求部隊待機的。

他太大意了,普通人本來就害怕超能力,超人之後更是嚴重,跟本沒有人會站在超能力者邊。自前政府崩潰,新政府對超能者的態度近乎是如恐怖分子,什至針對他們鉅資研發抑制能力的藥物,平民更多次發起示威要加強對超能者的管控。軍隊更有條不明文規則:槍殺危險的超能力者也不會遭到深究。(所以要不是蝙蝠俠罩着超人,科科)

在魔法師斷氣前,他唸上最後一句咒語。地上的血瞬速流到Bruce的腳邊,圍着他形成一個精緻的魔法陣。他想要跳開,卻被無形的力扯回圈內。

「我要你陷入惡夢的輪迴,一次又一次重現你最痛苦的回憶,至死不休!」

液體發着紅光,光芒蓋過得圈外的一切景觀,最後眼前漆黑一片。

-------( ´▽` )ノ

之前想到個不义梗 好喜歡喜歡der,所以開個頭迫自己別忘了填洞

遲點發點劇透/tips(其實是免得忘了

因為是長篇所以太約4月後再更(考試😢)因為這洞我喜歡所以也絕不坑

甜的,真的會甜的最後(求不打

评论(4)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