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汝_花村機鋪老闆娘
bz(亞服):花村機鋪老闆娘
有空找我玩吧(๑•̀ㅁ•́ฅ)
偶然會負面情緒爆炸,不過現在除了笑就什麼也表達不到了。所以每天也是治癒的一天,真好。(๑•̀ᄇ•́)و ✧
瘋狂改名:機鋪已休業中>花村的機鋪又被征用了>花村機鋪老闆娘
2017-03-01

沒空畫畫寫寫的梗

守望x2>TF2x3>超蝙x2的梗,總共7個。

守望

1:執行者(76R/麦R)

這個可能會寫但不知何時,還是先記一下

暗影守望不是個光明正大的組織,所以特工們就算殉職也不會有什麼風光大葬,死在任務時遺體也未必能送回基地,他們就這樣客死異鄉。所以暗影守望的人對生死已經看得很開。

暗影守望有一個副業:執行者,專為嚴重受傷的特工按他們的意願進行an/le/si,讓他們走得痛快。萊耶斯是三個執行者之一。

莫里森一都不同意執行者這樣東西。他認為安吉拉幫他們進行長期治療是能恢復正常生活,而且他們應該尊重生命的。但萊耶斯認為苟延殘喘、繼續受苦反而是對他們的羞辱,折磨。暗影守望的人不會死得光榮,但他們值得死得有尊嚴。兩人總是為這件事起爭執。

在麦克雷剛進暗影的第一天就見證到萊耶斯幫一個嚴重燒傷的人執行的過程(其實就只是head/shot而已),及76R為此爭吵。雖然他沒有什麼興趣干涉,但他還是選了萊耶斯當他的執行者。這是每個進暗影守望的人都「建議」做的事,畢竟暗影的任務危險度較高,不受重傷已是死神的仁慈。

麦克雷混得不錯,憑着他的槍法在暗影裡得到不少前輩的認同,不知不覺劇情就飛到了他成年的那天,萊耶斯送了他一份禮物一當年被沒收了的維和者。作為條件,萊耶斯要求麦克雷當他的執行者。人們以為高傲的萊耶斯不需要執行者,其實他只是想由信任的人動手。

「要是哪一天,我受了難以治好的重傷,或者控制不了自己,give me a dignified death.(讓我死得有尊嚴)」

「我說長官,要求送禮對像有所回報不是有點奇怪嗎?」

「小崽子,有話快說。」

「不如我們做個交易,槍是生日禮物的話,那接這個沉重任務的報酬是…

長官你吧。」(上肉去ԅ(¯﹃¯ԅ)  )

那天後麦克雷訂了六顆子彈,刻着長官的名字,一直帶在身上,從不使用。

爆炸之後,再也沒有莫里森和萊耶斯,只有死神和士兵76。

為了保住萊耶斯的性命,當年安吉拉把他帶到瑞士的秘密基地進行改造,令其細胞高速再生,擁有接近不死的能力(有點像hulk的死不掉),但對身體做成很大負擔,需要服藥才大大減輕身體的惡化情況。自從他從基地逃跑了(被黑爪'救'走),藥物都是由黑爪提供。後來黑爪被守望消滅了,死神在混戰中逃跑,失去音訊。

三年後,76收到一個紫字的電郵,指死神在多拉多的一個酒店裡。即使可能是陷阱,但76還是前往多拉多。他找到了,但是死神沒有任何意識,也沒法維持實體,於是76把安吉拉叫來,把他送到基地裡。

安吉拉表示:死神停藥的時間太久,細胞衰亡的速度比再生快上一倍了。她把死神泡在裝了高濃度的營養液的冷凍倉,但他不會撐得過一個月。76並沒有把這一切聽進去,他堅持要安吉拉想法治好萊耶斯,不能讓他死掉。提高濃度或降低温度,叫安娜幫忙,或者再進行多次改造。

「不可以,這已經是人類所能承受的極限。」

「他已經不是人類了。」

「杰克,到底你在堅持什麼?」

「我們之間的恩怨還未算清。」他欠我一個和平,我欠他一份榮耀。

死神在營養倉來醒來,但他動不了,低温令細胞強制陷入休眠狀態,手腳移動分毫也十分困難。令他回想起剛被安吉拉救回的情況,泡在冰冷刺骨的液體裡,什麼也做不了,被人觀賞似的泡在一個玻璃箱裡。守望先鋒奪走了我的一切,連死的權利也奪走了,再一次。

麦克雷得知守望抓住了死神,趕回去時恰巧聽到76和天使的對話,還有看見泡在營養倉的死神。

A「生死這種事你不能強求的,杰克。」

76「我們曾經死裡逃生過一次,這次萊耶斯也能撐過去的!」

M「兩位,你們在這裡吵,不怕影響到病人休養嗎?」

A「杰西,你來了嗎?」

M「兩位都累了,不如先休息一下,明天再討論吧。」

臨走麦克雷對76偷偷說一句:

死亡有時是一種解脫,但看來就算重生為亡靈你也是不會懂的。

但杰克當時不想再吵所以沒怎麼在意,他想不到高傲的萊耶斯會選人當他的執行者,也不知道那個人是麦克雷。

深夜麦克雷溜進死神的病房裡,萊耶斯如玻璃棺裡的白雪姬,但拯救他的不會是真愛之吻。

「我不知你聽不聽到我說話,長官。」麦克雷掏出維和者,拭擦乾淨。「這些年來我都有好好保養這把槍。」他開始對着自己的長官訴說過去。之後替維和者換上訂制的子彈。

迷糊中他聽到麦克雷的聲音,玻璃棺裡的人睜開眼,儘管棕色的雙眼沒有焦點,但足以引起麦克雷的注意。

蒼白的雙唇動了起來…

「Give me a dignified death.」一個無聲的要求。

「Yes,Sir.」

一聲槍聲響徹基地,未入睡的76立刻起床跑到聲音來源,但太遲了。他看到的只有碎落在營養倉旁的玻璃,麦克雷抱着全身濕透的萊耶斯,懷中的人額上有個子彈洞,但卻面帶微笑,像是嘲笑他的徒勞無功。

我抓不住你,無論是過去,現在,未來。

你也得到不了他,因為你從不去了解他。

所以是你輸了,而我會笑到最後,杰克。

2:藏源

A:有次兩兄弟年輕時到一間拉面店,半藏沒作聲但味道太咸源氏接受不了,所以要求換一碗。後來有次出完任務兩兄弟到另一間拉面店,但那間的拉面咸到半藏也忍受不了,要求要換一碗,半藏打算也把源氏的拉面給店主時,源氏表示他沒有味覺所以沒關係。

有次潛入任務源氏的機械臂斷掉,接應的半藏看着空空如也的右手,一面緊張的問他的傷勢,但源氏表示他沒有痛楚,機械臂在基地能重製一個所以不要緊的。

又是另一個任務,源氏腹部中了兩槍,半藏把他帶離戰場但血止不住,半機械剩餘的微温逐漸消逝,  半藏再用力按住傷口但還是沒法止血。

「別怕源氏,我叫了安吉拉來的,堅持住啊!」

「沒關係的…哥…沒怕…因…」

因為我也「死」過一次。

B:

源氏在師傅教導修行過後,學會放下仇恨。他回到原是島田家族地盤的花村現在如何,正好是他的'忌日',看到半藏回家拜祭自己。後來打聽一下才知半藏每年也會這樣做。所以每年源氏也會回來偷偷觀察他哥。直到召回>雙龍。

看着哥哥比當年瘦弱、憔悴,不再怨恨的源氏希望兄長也能放下過去,所以用沒關係帶過悲劇的後遺症,希望對方不再內疚。

可情現實總是事與願違。

結局想試着半藏暴走,然後同歸於盡的復仇。

--------------以下TF2----------------------

support sandwich (spy/medic&sniper/medic)

red spy迷上blu medic,而medic和sniper是情侶

1:

Bsniper是個混帳,站在高地上受了少少傷便狂喊medic但又不會自己找血包,害medic總是跑來跑去。

有次medic補完sniper後要趕回heavy他們身邊,結果從高處跳落摔傷自己,但medic還是一拐一拐的跑去戰場。Rspy看不過眼便偽裝成Bmedic想要給Bsniper一個教(背)訓(刺)。但還是被sniper識破,於是兩人開始舞刀子。

sniper正處於上風,同時叫medic過來幫忙,但話音未落口裡便塞了個破壞器和反被壓制住。

「看來你還沒有資格使喚醫生。」當刀子正要刺下來時,medic急速的腳步聲越來越近,於是spy開隱形逃了。

3.

當Bmedic正跑去戰場時他聽到背後有腳步聲,轉身一看便是Rspy站在面前準備刺他。本以為要死了,但好像什麼事也沒發生,medic才睜開眼,一朵去了刺的玫瑰放了在胸前的口袋裡。

#法國人的浪漫

--------------以下超蝙----------------------

幻想病系列

I:出完某次外星任務後,Clark就病了。一個個看似 十分平凡的肥皂泡從他口中不斷飄出來,就算合上口也會從鼻孔冒出。這嚴重影響到他的日常和工作,所以小記者請了一個長假。他查過孤堡的資料庫,沒有任何相關的資料,所以完全找不到病因和治癒方法。蝙蝠俠也替他問過Zatanna,但她也說應該沒有任何魔法會引起這異狀。但他總得找到解決方法,為了分析狀況好研製出解藥,蝙蝠俠讓Clark留在蝙蝠洞。一個個氣泡在蝙蝠洞飄浮,當batman敲打鍵盤時,Clark則是在參觀蝙蝠洞。不得不說,就算他來過無數次,這無盡似的洞穴都會令他驚奇。

「B,你是在哪裡買這巨型硬幣?我第一次見的。」

「那是(打敗Penny Plunderer後的)戰利品,已且…它一直都擺在那裡。」

「是…是這樣嗎?」

這只是個開始。Clark發現自己忘記了蝙蝠洞不少細節,家裡多出幾件自己絕對買不起、不知誰送的高級西裝,每週三起來時總不知不覺煮了兩人份,一個人睡在公寓的單人床卻覺得有點寬敞…

「B…」

「怎麼啦?」

「我…是不是忘記了什麼重要的事?」

「例如昨天你應該去瞭望塔當值?」

「哦對不起…但Bru…」

「Clark.」Batman脫下他的頭盔,變聲器處理後的沙啞聲線突然變得年輕:

「Im Dick Grayson.」

「嗯?那Bruce…呢?」

…死寂。
原來Bruce在一週前已經死了,此時大量關於bruce的記意從超人腦海中湧現,同時大量泡泡從超人的口中飄出。他才意識到那些氣泡代表和bruce的回憶,他急忙掩住口鼻,無法阻止氣泡爆破。

失去的記憶越來越多…

為什麼上天要奪去他的愛人,還要連剩下的回憶也要抹殺…

即使那人的名字也不知道,為什麼他會這麽難受痛苦…

求祢…別在從我身邊搶走更多…

Dick無助地看着有鋼鐵之軀的人脆弱地痛哭,但慢慢眼淚不再滑落…

「奇怪,我剛才為什麼在哭?」

「Clack Kent,明天是Bruce Wayne的公開葬禮,你和Lois去跟進下吧。」

「那個,總編…

…Bruce Wayne是誰?」

C:看着也覺得可憐,也許你應該幫他解咒,或者一開始就別下咒。

Z:這是Bruce的要求,我和他約好了的。

D:但他真旳不會後侮嗎?他們相愛了這麽多年。﹑

A:正因如此,少爺才寧願被遺忙,也不希望Mr Kent被拴在他們的過去,無法向前。雖然我不認同他的做法,但現在說什麼也沒用了。

泡憶症:每當病者想念起自己最為重視的亡者,他會吐出一個個肥皂泡。雖然不會影響身體狀況,但每個氣泡代表和亡者的回憶,大小隨着其重要性改變。每吐出一個肥皂泡,患者會逐點忘記關於亡者的一點一滴,越。當亡者的存在完全被遺忘了,病也會痊癒。

II

謊糖病:每說一次謊患者便會吐出一粒丹藥小的糖,味道隨當時謊話的性質改變。但因為糖是用身體的營養所造,所以(要補魔)

蝙蝠俠中了魔法所以患了此病,因為是個傲嬌,所以暸望塔每天都有大量糖果供應(當然因為衛生理由沒人會吃,除了某外星人)

亂七八糟的設定:玩笑的謊言:水果糖 善意的謊言:梅子糖 為潛入敵陣而說的謊言:酸糖 床上的謊言:牛奶糖…

(下方有伏)

腹部的血止不住,懷中人的體温不斷流失,超人用力按住傷口,但液體仍源源不住地從盔甲的裂縫浸出。

「沒事的,我撐得住,你去幫Diana搞定敵人。」

「我先帶你會太空船。」

「別,敵人太多她快撐不住,我還可以撐多五分鐘。」

「但是…」

「快去!」

他說得對,他能用三分鐘用熱射線清空那群外星人,再用半分鐘送他回去。蝙蝠俠不會錯的。

他回來了,但只有一具冰冷的軀體,黑色的金屬顯得其下的面容更加蒼白。

哭過後他吻一下那無血色的雙唇,鮮血裡混合了一陣淡淡的梅酸。

--------------分隔君----------------------

我說為什麼會有這麽多洞?(看看上次發佈日期)現在想想也是理所當然

因為太多要寫,所以文筆什麼的不去修飾了,很粗劣的內容請見諒

占tag抱歉

畫不完寫不了…喜歡就請便吧

想吃medic受的糧,不足啊…_(:3Jz)_求施捨

评论(7)
热度(34)